安如少年初如梦

如果前方是阴影,那是因为背后有阳光

 

他和他的姑娘

沉桵:

唯粉不要进(o´・_・)っ
rps向



唯有rps能使我快乐(¦3[▓▓]






H老师曾经说过,Z姑娘是个顶顶乖巧的小姑娘。他说这话时,小姑娘正坐在不远处吃零食。她手里捏着一包薯片,番茄味的,咔嚓咔嚓吃的两颊鼓鼓。她的助理就站在旁边翻白眼:“最后半包了啊。”
小姑娘点头,吃了一半把薯片递过去,想想还抠了一片扔进嘴里,蹦跶着跑远了。
片场里人又多又杂,助理也不能真追上去锤她一顿,何况还有人在笑嘻嘻的调侃。
“又不胖,吃包薯片咋了?”
助理想起小姑娘上镜胖十斤的圆脸,心里有个小人在捶桌子:“女演员的自我约束你懂吗?你懂吗?你懂吗?打你的灯光去。”
周围一群人笑开。




H老师站在不远处,想了想自己似乎形容的也不太对,他挠了挠头,想想又说,其实是个太好哄的姑娘,简而言之,有点傻乎乎的。
然而上天总是厚待这样的姑娘,她天生就长得好看,虽然放在娱乐圈不算顶级的美颜,但在寻常人里已经足够出挑。大约是学跳舞的缘故,她不吃零食的时候,往哪儿一站都是清清冷冷的小美人。




清清冷冷的小美人跟H老师抱怨:“哪里厚待我啦?厚待我还让我长肉丸脸啊?”
同剧组的几个男演员正聚在一块儿打游戏,闻言都笑哈哈的抬头。
笑的最凶的那个缓过气来安慰她:“不肉不肉,谁说你肉我们削他啊!”
小姑娘翻了个白眼,又从袋子里掏出几根棒棒糖,悄咪咪的问:“吃糖吗?我这里有好多口味。”



H老师拿了两根走了,临走前他嘱咐几个人好好背台词,走戏的时候要是忘词就罚不许吃宵夜。
“待会儿还有个男孩儿过来客串个主持人,我得去招待下。”
小姑娘有点好奇:“谁来客串啊?”
H老师:“一小男孩,之前演了个剧挺火的,比你还小呢。正好在附近,找他客串下。”
小姑娘的好奇心仅限于随口问一句,问完也不在意。助理给她倒完水过来,看见她嘴里叼着棒棒糖,恨铁不成钢的瞪她。
“……最后一根。”底气不足。





男孩子客串的镜头很少,虽然年纪小,但是面对镜头一点都不怯,几个场景拍的都很顺。
小姑娘围观了一会儿,就被剧组里的演员拉去对戏。导演喊了声卡,原本紧绷的人群忽然松懈,他跟剧组里几个熟识的人问好,H老师给他做介绍,轮到小姑娘的时候,她正在跟人打闹。
化妆师在逗她:“我给你化个烟熏妆,贼啦酷的那种。”
小姑娘笑嘻嘻的:“我不要,我妈看见了要说的,说我本来脸圆,眼睛一涂黑就像国宝。”
化妆师被她逗乐,伸手去捏她圆滚滚的脸。小姑娘说:“除了男朋友,捏脸都是要付费的。”
“那我给你一瓶酸奶。”
两个人正在说笑,H老师领着男孩子走过来打招呼。小姑娘脸上的笑意忽然收起,抿了抿嘴,有些不好意思,她挠了挠头,简单问了好。
“你好。”他笑了笑,挺公式化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。
小姑娘喔了声,跟他老干部一样握了握手。
“你好啊。”她一双眼睛弯成月牙,一笑显得脸更圆了。



也就是个插曲,她第二天吃了顿火锅,男孩长什么样就忘了。事后有朋友提了一嘴,问她男孩现实中长得好看不好看。
小姑娘想了想,含糊道:“挺清秀的。”



朋友嗔她:“哪有用清秀形容男生的。”
小姑娘嘻嘻嘻的笑开,往锅里放肉卷。



大约过了几年,小姑娘也不能被称作小姑娘了,从冬天喝茶的时候开始泡枸杞,到妈妈在微信上催婚,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。
这几年姑娘也没怎么拍戏,有了自己的团队,做事就很随心所欲。她本来也不是事业心重的姑娘,全部身心放在愉悦自己上,过得很是惬意。



以致于好的制作团队抛来橄榄枝时,姑娘还有点懵懵的。她窝在沙发里头跟助理打商量:“要不还是不接吧,我最近吃胖好多,上镜不好看啊。”
助理:“古装剧诶,你不想演吗?这个制作团队我看过,裙子都特漂亮,你小时候不围床单当自己是公主吗?”
姑娘啊了一声:“可我这个角色不是公主啊。”
助理抽气:“你快给我涨工资吧,我怕自己哪天心肌梗塞。”
姑娘又翻了翻剧本,最终还是决定接戏。因为据说这个剧组的道具点心和水果,居然都是能吃的。
真难得,她只是想一想,都觉得快乐。



能够和男孩再遇到,实在有点出人意料。
但其实觉得意外的只有男孩,因为姑娘玩玩乐乐这几年,早就忘了和男孩的会面。
开拍前他问表哥:“跟我搭戏的女演员是谁啊?”
表哥跟他提了个名字,莫名耳熟。他下意识百度,页面里跳出姑娘的杂志照,清清冷冷的,没什么笑意,和记忆里挠着头问好的小姑娘一下子重合。
他心跳漏了一拍,这么巧啊。








随缘

不打tag
拒绝k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