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如少年初如梦

如果前方是阴影,那是因为背后有阳光

 

今天,我们盗个梦

林晞🧚‍♀️:

  此篇在旌奚灵堂对话之后,扶灵北上之前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已经入夜了,平旌依旧跪在灵堂前。元叔不忍,走上前向他作了个揖:“二公子,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,今天还是早些休息吧。”


  “知道了,元叔。这几天整个王府收拾打点,全是您在操持,实在是辛苦了。”平旌起身向元叔拱手行礼,“您也去休息吧。”元叔明白了他的意思,也只好离开。


 


  白烛一点一点矮下去,街上打更人走了又来。萧平旌向灵柩叩首三次,到偏殿休息了。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,才迷迷糊糊睡过去……


  


 


 


  金陵刚刚下了一场大雪,白白厚厚的积在屋檐上。午睡起来的策儿裹着一身红棉袄,哒哒哒跑过演武场,又咯吱咯吱一步一拔腿地走到广泽轩的梅树下,扬着肉呼呼的小手,摘了三支梅花,兴高采烈的向屋里跑去。


 


“林奚妹妹,这次要多住些日子了吧?”


“是,我们从南楚之后去了北燕。后来发现有了身孕,就一路往回赶,”说到这里,林奚脸上蒙了一层红晕,“路上经过琅琊阁,就拜见了老阁主,没想到师父也在,听说了我的事,硬是要一起来。说什么怕京城的扶风堂忙不过来,我又要插手。所以这次真的要长住了。”


 


  “娘亲娘亲娘亲,看策儿给你带了什么?”


   


  屋里的蒙浅雪和林奚正在说话,远远听到策儿的声音。刚向门外看去,一个红色的团子就“滚”到了蒙浅雪的怀里。策儿献宝似的拿出梅花,分出其中一支:“娘亲,这是策儿刚摘的梅花,送给你。”世子妃被逗得合不拢嘴,正想要问其他两支要送给谁,策儿就把小胳膊打得直直的,把剩下的两支举给对面的林奚:“二婶,这两支给你和没出世的妹妹!”


  林奚一听这话也扬起嘴角:“谢谢策儿了,二婶有了身孕不能常常出门,好在有策儿替我把梅花摘回来。”


  “你知道谢策儿,怎么不知道谢我特地从梅岭移这棵树过来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萧平旌走到门口,听着三人的谈话。


“你不是去和大哥准备新年礼制的事情了吗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
“礼程仪典样样有旧制可寻,我和大哥也不过是去审理一遍。”平旌和大嫂见了礼,又摸了策儿的头,蹲下身子问:“策儿希望得个妹妹?”


策儿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我天天看言府的哥哥领着自家的妹妹到处玩,无论做什么他妹妹都开心,策儿也想有个妹妹。”


叔嫂两个哈哈大笑,林奚在一旁却羞红了脸。


 


“早说不让策儿去琅琊山,跟着学得这么轻浮。”萧平章寻着声音过来。


“怎么了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
“好好好,反正我也打不过你。”


“大哥。”“大哥。”平旌和林奚向世子行礼,萧平章赶紧扶起林奚。


“林奚妹妹,这已经快六个月了,身子越来越不方便,万事都要小心。”


“多谢大哥。”


“父王和我们一会儿还要去宫宴,小雪,好好照顾林奚妹妹,今晚还要守岁,有的忙呢。”


 


 


将近子时,父子三人才进门。


“每年宫宴都是那么几道菜,还不得不去,真是……”萧平旌几步从马车上跳下来。


“咳咳,平旌。”萧平章用袖子捂住了嘴。


老王爷已经先下了马车,一到凛冽的目光射了过来。


 


 


“恭祝父王新岁吉安。”平章,小雪,平旌,林奚,策儿依次跪地,向老王爷行礼。


“都起来吧。平旌,扶着奚儿。”


“谢父王。”众人齐声道。


“奚儿,这身上越来越重了,等一会儿进完香,就放平旌回去。”


林奚脸上微微发烫,“多谢父王。”


“爷爷!”策儿一下子把自己挂在老王爷的脖子上,“每年您都要和父亲二叔一起进香,今年策儿也要去!”


“好,我们策儿也长大了。”


 


 


萧平旌从主厅回来,看到林奚在梅树下站着等他,几个大步过来:“这么冷的天,还出来等我。”说着紧了紧她身上的斗篷。


“要谢谢你载这棵树给我啊。”林奚少有露出女儿家的情怀,萧平旌很是受用。


“随口的一句话,你还当真了。”


“我随口说的喜欢,你不也是当真了?”


  从琅琊山回来路过梅岭,林奚痴痴的看着马车外的梅树,说是到了金陵就看不到这景了。话到此处,萧平旌已经了然。


两人相拥到了屋里,挥退了侍从。侍候彼此更衣,躺在床上,“奚儿,你希望是个男孩还是女孩?”


“我到希望是个姑娘,你呢?”


“只要是我们的孩子,我都喜欢。”说罢,大手抚上林奚已经鼓起的肚子,“孩儿,你要乖,不要让娘亲太辛苦。”


林奚勾起唇角,“平旌,他听不见的。”


“听得见的,一定听得见的。”


林奚笑他幼稚,两人沉沉睡去……


 


 


 


北境,甘州,遍地焦土,长林的军旗被烧得不成样子,一片破败景象。


杜大夫在伤兵的病房忙碌的奔走,林奚发丝凌乱,正附身给鲁昭包扎眼睛上的伤口,所有随行的军医,或者当地医馆的大夫,甚至军队里稍稍懂些医书的士兵都在忙着煎药,包扎。魏老将军一把抓住平旌,“二公子,你的肩膀……”


萧平旌低头一看,自己的左肩正汩汩冒血,林奚向他跑来:“平旌!”


一众人回到主账中。


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
“大梁在大渝有谍探,那么大渝在大梁也可以有谍探。”刚刚包好伤口的东青说。


 “就算有些细节被透露出去,也不至于输成这样啊!?”


魏老将军叹了一口气,“开始一切还算顺利,但是就好像对方知道我们的方法,避开了所有要害。不过有日食作为掩护,还可以一搏;只是没想到阮英在后方突袭,与覃凌硕形成前后夹击。要不是日食帮了我们,恐怕后果……”


 


 


萧平旌怔在那里,还没缓过神,帐帘掀起,荀白水走了进来。


“怀化将军,还要什么要说的吗?”荀白水的目光里带着挑衅。


萧平旌对上他的目光,“看来荀大人已经想好了,不妨明说。”


“且不说天降不详,吃了败仗,就单单长林军抗旨不遵,不敬先帝的罪名……”


“荀大人,将军要换药了。”一抹水蓝色的倩影从门外进来。直接略过荀白水,走到萧平旌的身边。


荀白水还没反应过来,医女又开口道。


“荀大人,还请回避。”林奚眼皮不抬一下的开始从药箱里拿出所需要的药品,


“这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

“我是医家,自然以病人为大,怀化将军是我的病人,自然以他为大。”林奚这话语气温和,但是掷地有声。


荀白水刚要发作,一旁的魏老将军和东青已经起身行礼离开了,也只好作罢,甩袖离去。


 


 


换药之后,林奚替他穿好衣服,“我一会儿调个安神的方子给你,先睡一觉吧。”姑娘好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,拿起药箱转身离开。


不一会儿东青把药送了进来,没有多说。


萧平旌怔怔坐在主位,脑子里一团乱麻,却不知从何想起。拿起桌上的药,一口闷了下去。


 


 


萧平旌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。挣扎着起来,看到林奚正看着自己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
“你中了霜骨。”


  霜骨!


“我大哥呢?”


“出征去北境了。”


萧平旌立刻开始穿衣,“平旌,平旌你不能去,你要休息。”


“你别拽我,别拽我!”


两个人拖拽到门口,林奚这些天的情绪全涌上来,一巴掌打在萧平旌的脸上,“你知道大家救你有多不容易吗?你现在这个样子,爬到北境去又有什么用!”


 


 


等萧平旌的病情稍有好转,两人结伴北上前往芦塞。


几日舟车劳顿,终于到了目的地,长林军的军旗在城墙飘扬,城外也没有什么大战之后的痕迹,胜利者已经很明显了。
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城,城内全军上下一片欢腾,长林世子站在主账之前,和全体将士举杯豪饮。萧平旌立刻下了马,跑到大哥的身边。萧平章看到弟弟完好的站在眼前,立刻抱在一起。这时,老王爷和世子妃从帐里出来,杜大夫跟在旁边,蒙浅雪拉开两兄弟,在自己丈夫的耳边耳语。萧平章怎样稳重的人,竟然一把把妻子拉进怀里。


林奚缓缓下了马,牵着缰绳走过来,看到这幅景象,心里明白:“恭喜蒙姐姐了。”


蒙浅雪看到来人是林奚,立刻过来握住她的手,“林奚妹妹,有这个孩子真是多谢你了。”


“尽我医家职责而已,蒙姐姐不必客气……”话没说完,林奚身子就软了下去。


“林奚!”“姑娘!”“林姑娘!”


萧平旌赶紧把人拦腰抱起,冲到营帐之内。


 


 


杜仲把手从林奚的细腕上抬起来,“杜大夫,林奚这是怎么了?”萧平旌焦急的问。


杜仲叹了一口气:“从脉象来看,是霜骨。”


“霜骨……”众人哗然。


“平章和平旌的毒不是找到方法来解的吗,怎么林奚妹妹?”蒙浅雪还是没有明白。


“大概就是林奚妹妹吧。”萧平章拍了拍妻子的手。


“杜大夫,那现在能怎么办?”老王爷最先冷静下来。


“霜骨之毒除非找到玄螭蛇胆,可濮阳缨……”


“一定有办法的!我这就带林奚回琅琊山,找老阁主,老阁主一定有办法!”萧平旌将床上的人打横抱起,“东青,帮我准备马车。”


 


 


琅琊阁离北境并不远,不几日便到了。蔺九一早接到长林王府的鸽子,已经在山下迎接了。


萧平旌怀里抱着林奚,姑娘脸上已经没有多少血色了。


 


 


“平旌,”老阁主给林奚诊脉之后,把萧平旌拉出门,“林姑娘恐怕……”


“不可能!濮阳缨的药童还活着,怎么林奚……”


“濮阳缨的药童一直得到很好的照顾,可是林姑娘在自己吃下蛇胆之后不仅要你们救兄弟二人,而且要照顾你,还一路陪你北上,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上天垂怜了。”


这一切都太快了。


蔺九看病床上的人儿要转醒,立刻唤来萧平旌。


“平旌……”萧平旌跪在床前,双手攥住林奚冰冷的手。


“林奚,你别说了,我这就去找蛇胆!一定找得到的!”


病床上的人摇了摇头,“不必了,生生死死我见惯了,只不过这次落到我头上了--迟早也会落到我头上的。”


“奚儿,你别这样说。”萧平旌把姑娘的手放在自己唇边。


“平旌,你懂我的,对吗?”


“我懂,可是……”林奚觉得有一股滚烫的水顺着被萧平旌拉住的手留下来。


姑娘用尽力气扯出一丝笑容,“平旌,留下来的人是最痛苦的,平旌,不要,不要一直为我伤心……”


“奚儿,奚儿!”


床上的人已然没了气息。


 


 


琅琊天池,萧平旌跪在新墓前,一把一把往火里添黍稷。


蔺九把手放在他肩上“林姑娘喜欢江湖悠远,这里也算是清净的所在了。只是平旌,逝者已矣,活着的人……”


“我要替她活下去,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
 


 


 


咣当!


萧平旌从榻上滚落下来,没有马上爬起身,而是顺势坐在地上,环顾四周,还是自己熟悉的情景,床头的白烛还没有燃尽。


“梦,只是梦而已。”萧平旌大口喘着粗气,平复自己的心情。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,打算到门外透透气。


刚刚走到灵堂,就看到熟悉的白色身影跪在棺木前。


“林奚?”


姑娘听到他的声音,赶紧用手抹掉滑落的泪。“平旌,”萧平旌向她走过来。


“你不是去休息了吗?”姑娘问道。


萧平旌过来跪在姑娘旁边,“做了个梦,出来透透气。”顺势拉起姑娘的手,“之前是我不好。”


姑娘没有把手收回来,“都过去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我们之所以不满足,就是觉得事情还能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
哪有那么多好事落在你头上,怎么事情就不会往坏的方向发展呢?


我们能做的也最应该做的,就是也只能是—


抓住当下!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特别鸣谢


内奸加联手梗    @Sylvia 


一直被我骚扰的 @belleZying 


以及我热心网友-小懒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最后再说两句


几年前的今天,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永远离开我了,到现在音容笑貌都在我眼前,我一闭眼就能看到她。走的时候没有痛苦,很安详,真的像是睡着一样。


他们只是去另一个世界享清福了。


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,然后好好活下去,不辜负他们的期望。


We’ll stay foreverthis way.



  1. 2020林晞🧚‍♀️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