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如少年初如梦

如果前方是阴影,那是因为背后有阳光

 

琅琊风云录1

受@ Sylvia的启发的江湖梗,其实我本来就是想开个车没想到成了巨坑,恩当然车会有的,第一次写文,不喜勿喷。
特别致谢@唐允没有她的帮助就没有这个故事,在此衷心感谢。

第一章

 古人曾道华山如立,若以五岳比喻五经,华山便是那五经中的《春秋》,记录了一代代江湖往事。面对这矗立于天地间的巨人,一股威严肃杀之感扑面而来,有道是:华山自古一条道,只见那绝壁巍峙,奇峰耸立,山路险峻,寻常人恐怕只望那么一眼便被摄了魂魄。也正因如此,华山才成了武林高手角逐天下第一的场所,沉默的巉岩见证着这世间最精妙绝伦的武功火花闪电的碰撞,却又迅速归于寂静,仿佛在诉说着第一的无限孤独。

 是日,武林中十年一度的盛事打破了这里的沉寂,华山顶上,两人正在比试切磋,一人身着白袍,黑亮垂直的发,斜飞的英挺剑眉,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,削薄轻抿的唇,棱角分明的轮廓,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,宛若黑夜中的鹰,冷傲孤清却又潇洒自如,一招一式挥洒自如,胜似闲庭信步。另一人便没有那么轻松了,虽然尚可应对自如,却略显颓势。仔细一看却也是相貌堂堂,身躯凛凛,剑眉星目,鼻梁高挺却没有什么戾气,反倒是多了几分沉静。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,三弟你长进很大啊,怕是再过三年五载,二哥便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了”白衣男子笑着说道。“哪里哪里,二哥,要不是师傅的秘籍,我的内功也不会有如此进益,但还是不如二哥你的底子好”“恩知道就好”“恩???二哥,你不按套路出牌啊,说好的互吹呢?”另一人低头埋怨一句,抬头发现对方人早已无影无踪“诶,你倒是等等我呀”说完疾步追了上去。

在山顶的小屋中,两妇人各抱一婴儿与怀中,眉眼间尽是母亲的温柔。白衣男子推门而入,“夫人,我回来了”其中一妇人赶忙迎了上去”真巧,庭生,我们这谈论孩子像你呢”

“二哥,你又把我忘了,”另一男子抱怨着,又看向桌旁的女子“嘿嘿,娘子可否想我?”

“林深,你是不是又欠揍了”那女子淡淡说道,一时间四人大笑,小屋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息。林深倒也不恼,对萧庭生说“二哥,你家的是个小子,我们奚儿是个丫头,不如咱们给他们定个娃娃亲”他走来走去“可这样就便宜了平旌这小子了,娶了我的闺女不说,我还得教他内功,亏大了。二哥也就是你有这面子了。”“难道我不会教奚儿功夫?”’

林深赶紧摇了摇头“二哥你就算了吧,我们奚儿一大姑娘学你阳刚的功夫做什么?诶呀,你就愿意不愿意把?”庭生微微一笑,拍着他肩膀说“你都愿意吃亏,我有什么不愿意的,况且我也很喜欢奚儿,她做我儿媳妇求之不得啊”

“夫人,不如你去把咱们打的长命锁拿来,也好做个见证”女子轻声应下,两人聊着天走出了屋子,留下两个男子面面相觑。“三弟,看你那姑娘多玉雪可爱啊,我家的臭小子缠着他娘不放,唉~”“哈哈,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萧庭生也有今天,二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别想找机会整我”。“好了,别开玩笑了,《彩苕经》保管好了吗?记住不能让歹人得手,而且,,,,算了,此事以后再说”萧庭生严肃的说,黑色的眼眸里好像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“二哥,你是不是又想起来大哥了?”林深在萧庭生面前晃了晃手,察觉到走神的萧庭生叹了一口气说道

“我怎么能不想呢?当年我们兄弟三人一同拜在师父门下,一起练功,一起成长,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。我至今还记得咱们三个人陪小弋玩耍的情景,他是那么可爱,那么天资聪颖。师父那样公正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小弋是武学天才,他用了十年就超越了我们这些苦练几十载的师兄,我是多么替他高兴啊!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变的,也许是我太过迟钝?我实在无法把一个那样朝气蓬勃的少年与一个一心只为天下第一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偷练禁功的阴险小人联系在一起。师父一病不起,临终前把《彩苕经》上卷传于你,后来大哥和我联手把他击落山崖,可大哥他,,,先我而去”萧庭生声音有些哽咽“可大哥至少还有平章,可小弋却葬身深渊,我当时觉得终究是我对不起师父,没有保住他最后的血脉,幸好经我打听,小弋还有个孩子”

“你是说元启,可你不是说他是你外甥吗?”

“当时是为了他的安全,毕竟有个那样的父亲终究是孩子心头的一座大山,等到合适的时候,我再告知他的身世吧。”

“恩,这样也好。不过这样的话你收养的孩子就三个了,难为你了”

“我倒没什么,元启,小雪,平章这三个孩子因为不同的原因失去了父母,他们才是最艰难的,只是有些对不起平旌,原本属于他的父爱如今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,血浓于水,对于自己的孩子我难免要严厉一些,我也自知一定会对另外三个孩子有所偏袒,只愿他不要怨怼我这个父亲”

“放心吧,二哥,平旌一定会理解的。至于书我随身携带,不会有差错的”。说完林深拍拍胸脯,颇有自信的保证道。“也罢,不要再让这秘籍为祸世间了,有什么武功能比得上人性命的珍贵呢?好了,随我一同去看看银锁把,我真是太喜欢奚儿了”两人相视一笑,大步向门外走去。大概,夜幕前的片刻时光是那么美妙,让人沉溺其中,忘了无情向前的时间。

 

厢房内,两个小孩在摇篮里睡得正香,元启被萧氏抱在怀里,平章和蒙浅雪趴在摇篮边,好奇的打量着这两个小可爱,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悄悄话,林氏在仔细摩挲一对银锁笑曰,“姐姐,这锁上还有‘长命百岁呢’这就是今后咱们两个孩子缘分的见证了”萧氏微微一笑,“好好好,你喜欢就好,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吧”

“夫人,你们又在说什么”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两兄弟的声音传来“去去去,女人家聊天,你们俩大老爷们问什么,外面待着”两妯娌齐声说道。

无奈,两人只能干站在门外苦笑,林深看了看萧庭生,不无后悔的说“二哥,我不应该嘲笑你的~”就在此时,一小伙计跑来对林深说道“林大侠,一位叫蔺老先生约你后山相见。”“林深笑着对萧庭生说“看来老头子又想我了,我且去瞧瞧他,放心,我去去就回。”说完便与那小伙计离开了,萧庭生总觉得有些不对,却又说不出来,只得默默目送他离开。“也许是我想多了”他喃喃道,摇了摇头,转身走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