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如少年初如梦

如果前方是阴影,那是因为背后有阳光

 

【旌奚】今夜月明人尽望

母亲节小短篇,希望每个全天下每个母亲能平安康健,开开心心。


待林奚描完图样,月亮已经悄悄挂上了树梢,林奚伸个懒腰,揉揉酸痛的肩膀,突然感觉周围比素日里清静许多,许是她太专注了,连他出去都未曾发觉。她很少夸奖萧平旌,但心里明了自家夫君的武艺,当世可与之匹敌者寥寥无几,可眼看着天色已晚,房屋中却静悄悄地没有一点生气,她有些孤独,有些担心萧平旌,也为自己习惯他的吵闹而好笑,诸多心思搅在一起,她也静不下心来,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推开房门,准备去寻找她不见踪影的夫君。


天朗气清,没有乌云遮蔽,月光洒满庭院,院子中的桂花树投下斑驳的影子,万籁俱寂,鸟儿陷入了深沉的梦乡,林奚站在台阶上,欣赏着美...

 

【旌奚】于无声处

万家墨面没蒿莱,敢有歌吟动地哀。心事浩茫连广宇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

“言蹊,这大晚上的,为什么非要下地下室一趟呢?”秦风睡眼惺忪,举着手电筒,脚一步一步不情愿地挪动。言蹊并未多言,拽着他蹬蹬蹬向下跑去,“诶,慢点~,别摔着。”秦风顿时睡意全无,只能留心脚下的台阶,跟进言蹊的步伐,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地下室。


地下室的灯不知道何时起就坏了,也没有人修理,所以秦风夜里是从来不会到这里的。周遭是绵延的黑暗,只有手电筒微弱的光芒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尘土味,寒意透过薄衫,直抵肌肤,他不由握紧了言蹊的手。


言蹊在微光下掏出一把略带铁锈的钥匙,在锁眼里旋转几圈,“砰“的一声脆响,门开了。...

 

花非花

“将军他,没有事吧?”鲁昭身披战甲,借着月光,依稀可以看到凹槽处,殷红的液体缓缓流淌,汇成一条溪流,滴答滴答,与寒冷的夜晚碰撞着,杀伐果断的副将此时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低下头,声音闷闷的,帐内的烛火在微风里起舞,留下些迷离的光芒,勾勒出一个身着蓝衣的娇小身影。

沉默。她面对过太多伤势严重的人,从皇亲贵胄,到平民百姓,无论何时,她都可以冷静地告知家属,病人有几成康复的希望,然后不慌不忙、从容不迫地寻找治疗方法,她是最年轻的济风堂主,她博览群书,她身经百战,坚不可摧......

她攥紧了拳头,身子颤抖,那不是寒冷的缘故,她背对着鲁昭,他看不到她素日白皙的脸庞此时更为苍白,她天生体寒,萧平...

 

比武招亲

点梗之作 @隐身小透明 

ooc

楔子

多年以后,当萧平旌在夕阳的沐浴下,一次又一次为儿子荡起秋千时,他总会想起那个奇妙的下午,彼时的他,还未曾体会世事的曲折多变,他为此痛苦、忧愁,可最终却笑着讲述它。

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”大约山中的岁月要更慢些,没有那么多风起云涌,波澜壮阔的故事,一朵花开了,又谢了,便是一段时光。

萧平旌立在竹树环合的小院中央,微微喘着气,他刚刚完成了今日的晨练——十八年来,他每天都做的两件事之一。他抬起手臂,擦去额头上的汗滴,迈开脚步,要去做第二件事——缠着林奚一整天。他手臂抱头,哼着小曲,大摇大摆地向着藏书阁走去,哪里...

 

【旌奚】切磋(琅琊风云录番外)

 @belleZying  @唐允 你们点的梗,我揉在一起写了,希望能喜欢

几声啾啾鸟鸣,将琅琊山从睡梦中唤醒,旭日东升,穿透薄薄的暮霭,在葱茏树林间落下斑驳的影子。时值盛夏,正是万物生长的时节,漫山遍野都被装点上一层绿意,山上各处不知名的花儿尽情绽放,泥土中长久的沉默都是为了此时的芬芳,

在它们中间,坐落着几座古色古香的建筑,砖瓦缝隙间,分布着淡淡的青苔,墙的外围,还种着些药草,微风吹过,架上的葡萄藤轻轻摇摆,紫色的葡萄圆溜溜的,光模糊了它的轮廓,一切都是那么似真似幻,沉默的历史与生机勃勃的自然融为一体,陪伴着这里的居住的人。

院子里种着几株垂柳...

 

【接龙】密室歌声(琅琊风云录番外)

 @林晞🧚‍♀️ 今天灵感来了,一激动就造完了,希望你能满意

 @belleZying 答应你的,看看达到你期待了没有

本篇可看做目前琅琊风云录12的番外

我觉得车速还可以,希望你们能留下看后的感受,写车伤身啊,让小蓝手小红心来得更猛烈些吧!哈哈

https://shimo.im/docs/2ofhhIq9tjIv6aVa/

下一个为大家开车的是  @偉霆太太

要求:1、rps

          2、地点:深夜图书馆...


 

琅琊风云录13

第二次生死经历 @belleZying 

特别致谢 @唐允 @Sylvia 没有她们就没有这个故事。


第五章下(1)

山洞中亮如白昼,来路随着石门移动渐渐消失,他们完完全全处于封闭的环境中,周围安静地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,前方还有何机关陷阱也并不明了,实在是不可掉以轻心。萧平旌一手握紧林奚的柔荑,比她略向前一个身位,绷紧了神经,另一只袖中弩箭已经蓄势待发,防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,气氛压抑到了极点。

地面并不平坦,沿着底部岩石的走向时起时伏,萧平旌每走一步,都需要试探地面下是否中空,留心是否有连着机关的细线,短短的几十步,...

 

琅琊风云录12

我更新了,你们呢 @汤饭多肉肉  @Sylvia 

 @belleZying 看看我这机关如何?

写在前面的话:这篇比较烧脑,所以先短更一些,后续的因为要为后文买伏笔,所以还得修改一下,希望大家体谅。

关于蛇,这个是苯环的来源喽,当时凯库勒就是梦见了这个图案,我借鉴了一下,这个主要起源于炼金术士和更早的话要追溯到印度,这里的西域也是指哪里。

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,谢谢。

特别致谢 @唐允 @Sylvia 她们的支持和鼓励,是激励我写到现在的动力之一。

第五章(中)

萧平旌和林奚沿着石阶拾级...

 

琅琊风云录11

如约更新 @汤饭多肉肉 

多余的话:这篇的机关想了很久,(毕竟蔺晨夸过),所以迟迟没有更新,关于诗句,em,没有编的押韵是我的锅,

关于对阵法的部分描述,援引自《三国演义》原文,不得不说,寥寥几句就很生动传神。

最后,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。

感谢 @Sylvia  @唐允 她们的支持与帮助,让我能坚持写下去。

第五章上

萧平旌听着耳畔呼啸的风声,修长的手臂将林奚紧紧圈在怀中,她的肩膀微微抖动着,似乎在轻声啜泣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素日的冷静,臻首倚在萧平旌肩膀上,默默无语。

萧平旌温柔地拍拍她的后背,无声地安慰着她,她...

 

琅琊风云录10

第一次写这种打架片段,写的不好还请见谅orz

日常致谢 @Sylvia  @唐允 没有她们就没有这个故事

 @belleZying 他们第一次生死经历,不知道你可否满意


林奚侧身躲过,袖中银针飞出,直直向着李四咽喉飞去,他躲闪不及,喷出一口鲜血,倒地而亡,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匕首。

林奚回过神来,有些无力地倚在萧平旌怀里,深深叹了口气,萧平旌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。

突然,寂静的树林中沙沙作响,借着朦胧的月光,二人发现已被四个黑衣人包围,他们带着面巾,看不清容貌,双手持剑,锋刃在月下露出寒光,全身紧绷,好像随时准备...